當前位置: 首頁 ? 新聞資訊 ? 企業精神 ? 正文

榮獲聯合國“地球衛士獎”-塞罕壩林場建設者,中國人的精神!

放大字體??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8-12-08??瀏覽次數:7021
核心提示:“地球衛士獎”是聯合國系統最具影響力的環境獎項,創立于2004年,每年評選一次,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頒發給在環境領域作出杰出貢獻的個人或組織。當地時間12月5日,在肯尼亞內羅畢舉行的第三屆聯合國環境大會上,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宣布,中國塞罕壩林場建設者榮獲2017年聯合國環保最高榮譽——“地球衛士獎”。
      “地球衛士獎”是聯合國系統最具影響力的環境獎項,創立于2004年,每年評選一次,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頒發給在環境領域作出杰出貢獻的個人或組織。

      當地時間12月5日,在肯尼亞內羅畢舉行的第三屆聯合國環境大會上,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宣布,中國塞罕壩林場建設者榮獲2017年聯合國環保最高榮譽——“地球衛士獎”。

昔日塞罕壩

      
塞罕壩機械林場,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北部,距北京中心城區400多公里,是內蒙古高原南緣和渾善達克沙地的最前沿。
      早在1681年,這里曾經是遼、金時代帝王狩獵地“千里松林”。延續到清代康熙年間,這里林木茂密、水草豐美,野獸出沒,成為著名的皇家獵苑“木蘭圍場”。

      然而到清同治二年(1863年),因清王朝國力虛弱,“木蘭圍場”開始了第一次大規模伐木、墾荒,以補國庫空虛。自此時直到1916年的53年間,130多萬畝林地被開墾。清朝滅亡后,原始森林、草場、河流也因過度開墾而退化成荒原沙地,冬天的塞罕壩氣溫多在零下40多攝氏度,大雪封路,幾乎與外界隔絕,主要交通工具是馬車和牛車,100公里的路要走兩三天。數百里外的京城失去了天然屏障,內蒙古高原的風沙毫無遮擋地南侵,沙塵籠罩成為北京冬春季常見的景象。
      1961年開始,中國政府開始了對塞罕壩荒漠治理進程。

塞罕壩荒漠治理

      1961年10月,一個讓塞罕壩人永遠銘記的日子。時任林業部國營林場管理總局副局長的劉琨,帶隊到大雪紛飛、人跡罕至的塞罕壩進行踏查,發現了頑強挺立在荒原上的“一棵松”,以及殘存的落葉松、云衫枯根,找到了樹木可以在這里成活的證據,為林業部建場決策提供了科學依據!

      1962年2月,經國家計委批準塞罕壩林場正式建場,隨即從全國18個省(市)調集精兵強將組成了369人的建設大軍。這支隊伍平均年齡不到24歲,其中大中專畢業生147人,這支年輕的隊伍肩負著祖國的重托、胸懷著綠色的夢想,在第一任領導班子承德專屬農業局局長王尚海、承德專屬林業局局長劉文仕、國家林業部工程師張啟恩、原豐寧縣縣長王福明的帶領下,拉開了大規模治沙造林的序幕。


      建場之初,干部和職工沒地方住,就住在臨時搭建的草窩棚、馬架子和地窨子里。早晨起來,被子上壓了一層厚厚的積雪,眉毛和胡子都凍成了冰。吃的是窩窩頭、莜面“苦力”就咸菜,喝的是山上的雪水。大雪封山,糧食供應不上,就用鹽水煮莜麥粒吃。



      就這樣,塞罕壩369名干部職工開始了艱苦卓絕的創業歷程,當年就栽下了第一批近1000畝樹苗。



      然而,高寒的地理條件不因年輕人的熱情而感動,這一年的秋天,這1000畝樹苗的成活率卻不足5%;他們沒有泄氣,1963年春天又造林1240畝到了秋天一調查成活率不足8%;接踵而來的兩次連續失敗,不但使創業者的熱情驟減,也使年輕的塞罕壩林場如同全國60多個一起上馬的林場一樣,因成活率太低而面臨解散“下馬”的境況。
      為了弄清造林失敗的原因,王尚海書記和劉文仕場長組織人員進行了認真的技術分析,發現樹苗從外地調運過程中由于失水、捂苗,以及季節差等原因,到了壩上之后便“水土不服”。要想造林,先自己育苗,這是前人不敢想的話題。在副場長張啟恩的帶領下開始在壩上育苗,堅守信念、屢敗屢戰,幾經風雨,終見彩虹,育苗的成功讓造林得以繼續。

      1964年,春季造林的號角再次吹響,王尚海書記帶領全體職工在一個三面環山的千畝荒原上,開展了一場至今都令人激動不已的造林大會戰。300多個泥土一樣的職工,30多個晝夜奮戰,最終千畝林造成,造林成活率高達95%這個地方叫“馬蹄坑”,這場會戰寫進了塞罕壩的造林史,“馬蹄坑大會戰”的勝利使塞罕壩林場“下馬風”銷聲匿跡。
      一場接一場的勝利,一場接一場的會戰,塞罕壩進入了大面積造林的時代。
      至1976年,全場職工在缺設備、氣候惡劣的條件下,團結一心累積造林106.4萬畝,在河北省8個機械林場中只有塞罕壩按照建設期限完成了任務。
      眼瞅著自己親手栽植的苗木茁壯成長,全場職工信心十足,正準備來年大干一場的時候,災難突然降臨到這片弱不禁風的土地上,一場歷史罕見的“雨淞”災害于1977年10月襲擊了林場,一棵3米高的落葉松掛冰量達250公斤,受災面積達57萬畝,其中折干、劈裂、嚴重彎曲面積20萬畝,面對著一片狼藉的森林,聽著小樹折斷的聲音,許多工人嚎啕大哭。時任場領導班子的劉文仕等人擦干眼淚,帶領全場職工展開了大規模的生產自救行動。
      1980年,塞罕壩林場又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災,春旱連夏旱、夏旱連伏旱,使得正處在生長期的樹木遭遇了連續3個多月的干旱,直接導致12.6萬畝落葉松旱死。
      接踵而來的兩次災難,并沒有使塞罕壩務林人退縮,反而更加堅定了戰勝自然的意志,他們重整旗鼓,再一次將希望的樹苗栽到了荒原之上。就是這樣,經過不懈努力,到了1984年,塞罕壩人累計造林達110多萬畝,4.8億余株,保存率達70.7%創下全國造林保存之最,使曾經荒蕪了300年的塞北荒原終于變成了碧波萬傾的林海。

      自1962年2月建場以來,塞罕壩機械林場幾代人歷經50多年的艱苦創業、頑強拼搏,在平均海拔1500米,年均氣溫-1.4度,最低氣溫超過-43度的高寒區內,成功建造出森林總面積112萬畝,資源價值超153億元的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,當地生態狀況明顯改善,無霜期由42天增加至72天,年降水量由417毫米增加到530毫米,6級以上大風天數由76天減少至47天,為華北地區筑起了一道堅實的綠色屏障。
       如今,這里綠樹遍植、花開草長,每年接納游客50萬人以上,綠水青山也換來了金山銀山。


塞罕壩老一輩務林人給我們留下的精神財富

      說起塞罕壩當年的生活,很多第一代人獻了青春獻終身,獻了終身獻子孫。幾代人在年均積雪7個月的高寒塞北,在工作和生活條件都極端艱苦的惡劣環境中。 建場之初,面對極端惡劣的工作和生活環境,堅持“先治坡、后治窩,先生產、后生活”,干部和職工沒地方住,就住在臨時搭建的草窩棚、馬架子和地窨子里。早晨起來,被子上壓了一層厚厚的積雪,眉毛和胡子都凍成了冰。吃的是窩窩頭、莜面“苦力”就咸菜,喝的是山上的雪水。他們頂風冒雪、披星戴月墾荒植樹,為無邊荒漠帶來了勃勃生機。他們有的犧牲在荒原,有的落下終身殘疾,涌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跡。    
      首任黨委書記王尚海,為了能以實際行動說服那些怕艱苦、不安心工作的同志扎根林場,他身先士卒,把愛人和5個孩子從承德市搬到壩上,與作業工人同甘共苦。在任13年,完成造林54萬畝。去世后,把骨灰撒在了當年馬蹄坑造林大會戰的人工林中。
      技術副場長張啟恩,原是林業部造林司的工程師,愛人也在中國林科院工作,可當事業需要的時候,他毅然帶著愛人和三個孩子,舉家從北京遷到了塞罕壩,在林業生產中科學管理、干勁十足,被人們譽為“特號鍋爐”,是塞罕壩科技興林的元勛。在創業過程中因工受傷,因未能及時治療一生與拐杖和輪椅為伴。
      如今,第一代建設者都已經退休,許多老同志也已長眠于地下。
      辛勤勞動,未必立馬得到回報;付出生命,未必即時換來勝利。他們不但遭遇過對生命極限的挑戰,難以想象的艱苦勞動,還要突破一系列技術禁區,他們經歷多次失敗,但從來就不愿放棄,他們用理想和信念,用青春和熱血鑄就了“綠色豐碑”。
      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老一代務林人艱苦創業、無私奉獻、科學求實、開拓創新、愛崗敬業的價值追求和精神境界。

 



       
相關視頻

 

 

?
?
[ 新聞資訊搜索 ]? [ 加入收藏 ]? [ 告訴好友 ]? [ 打印本文 ]? [ 違規舉報 ]? [ 關閉窗口 ]

?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?
?
?
京ICP備13005299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2542號

?
信息不对称 赚钱 举例 山东体彩11选5走势图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赛马彩票怎么玩的 广西快3规则 精准四肖三期必开一期 江西优乐麻将怎么玩 中天科技股票分析 快乐斗牛棋牌 星悦内蒙麻将破解 nba篮球直播 南京麻将100 股票有什么平台 时时乐长龙提醒软件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 微乐捉鸡麻将如何只赢不输